網站logo圖標
【中國能源報】電力需求側資源開發“窗口期”已至
2020年08月09日

  核心閱讀

  隨著新能源接入電網的比例越來越高、負荷中心電網峰谷差逐漸加大,需求側資源尤其是靈活需求側資源的開發利用,將為保障電力系統運行平衡、促進新能源消納提供強大助力。

  “‘十四五’將是我國需求側資源得到充分開發和利用的首個五年。”國家電投中電國際政策研究室主任王冬容日前在煤電系列沙龍“開發需求側資源促進電力低碳轉型”的議題中表示。他認為,綜合考慮供給側、電力系統建設等因素,需求側資源開發利用的各方面條件正處于最佳時期。

  電力實時平衡的特性,決定了需求側在電力系統中的重要地位。與會專家表示,隨著新能源接入電網的比例越來越高、負荷中心電網峰谷差逐漸加大,需求側資源尤其是靈活需求側資源的開發利用,將為保障電力系統運行平衡、促進新能源消納提供強大助力。

  從“響應”轉向“資源”

  “過去談到需求側,指的就是用戶的用能,包括電力消費等,而現在叫做‘需求側資源’,已將分布式供能等納入其中。近年來,由于新能源大量接入,需求側資源中又增加了對靈活性的需求。”華北電力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董軍介紹。

  董軍認為,從“需求側響應”到“需求側靈活性資源”,需求側的概念在內涵、外延上都有了較大變化。“2017年六部委發布的《電力需求側管理辦法(修訂版)》,把需求側管理的內涵從單純的能效、負荷管理,擴展至儲能、電能替代等關鍵技術的發展,并明確電力需求側管理是促進可再生能源消納的關鍵手段。”

  “而在外延上,電力用戶的角色發生了轉變,由被動變成了主動。不僅如此,除用戶自身外,售電公司等新的主體也會代理用戶,幫助他們參與需求側響應。”董軍介紹,“此外,隨著新的服務模式和新業態出現,‘需求側管理’逐漸變成‘需求側服務’,需求側資源的作用也逐漸由單純的節能、消峰填谷擴展到幫助電力系統平衡、消納可再生能源,能源品類也由單一的電力拓展至其他能源形式。”

  從管理到服務,從行政指令到市場資源,需求側資源經歷的轉變與電力系統的轉型密切相關。

  王冬容指出,我國的電力系統,正在從大機組、超高壓、互聯大電網這種第二代電網,向數字化、智能化、雙向互動的第三代電網轉型。“新型電網系統需要能夠適應大規模可再生能源消納、具備比較強大的抗風險和自愈合能力、能夠適應新型數字化信息化等技術的深度融合,實際上就需要需求側資源的深度開發。電網轉型、需求側資源開發兩者將形成良好的雙向正反饋作用。”

  “新基建”催生新機遇

  有專家指出,無論從規劃制定還是實際落地,需求側資源從前并未得到足夠重視,為何到了“十四五”其開發就變得如此關鍵?

  董軍認為,“新基建”催生的一系列新業態,將對需求側資源的開發利用產生促進作用,為其發展創造機遇。“其中有一些業態,例如充電設施,本身就是需求側資源的一部分,還有一些智能用電等,會對需求側資源開發起到重要推動。”

  “多年來,業內一直呼吁給需求側資源和供應側資源同等甚至優先待遇。”王冬容強調,需求側資源開發與供給側資源之間相輔相成,存在統籌優化。一方面,可以提升電力系統調節能力和新能源消納能力,改善煤電運行環境,有益于供給側運行優化;另一方面,儲能、分布式能源等需求側資源本身的發展空間也由此拓展,投資收益得到優化。

  王冬容指出,近年來國家能源局發布的煤電規劃建設風險預警,紅色省份從23個降到3個,綠色省份從2個升到23個。“現在有觀點認為,要對煤電重新‘開閘’,實際上這還是傳統的想從供給側角度解決未來電力需求增長的問題。‘十三五’前四年,煤炭消費增長水平得到顯著控制,有必要保持這種良好態勢,充分挖掘需求側資源。比如通過發展虛擬電廠,來滿足大部分電力負荷的增量,以此替代單一的煤電調控手段。”

  江蘇模式值得推廣

  機遇與挑戰總是并存,需求側資源開發同樣面臨多方面的障礙。

  “近年來國家出臺諸多的相關政策,電力市場化改革也進行了很多嘗試,許多文件都提出需求側資源、儲能服務商等要參與電力市場,但目前真正參與其中的還比較少。”董軍直言,“除了市場機制外,配套技術的落地也需要大量投入。目前需求側資源主要靠配電網發揮作用,而過去很多年我國在輸電網的投入上大于配電網,而且配電網技術也存在現實挑戰。”

  王冬容認為,目前電力市場建設尚未取得很大突破,而實際上,需求側資源的開發利用不一定要以市場的建立和到位為前提。“需求側資源可以分為市場型和激勵型(邀約型)兩種,而后者不需要建立市場機制,直接由政府或調度機構發出邀約就能實施,實際上也是目前我國落實比較好的一種形式。”

  王冬容介紹,江蘇從2015年開始實施激勵型的需求響應,并充分利用市場資源將售電公司培育為需求側資源聚合公司。截至2019年,江蘇需求側資源的調動規模已經達到400多萬千瓦,計劃在今年達到500萬千瓦。“這一規模約占江蘇電網負荷總量的3%—5%之間, 是一種性價比很高的資源調用形式,所需激勵資金大概在3000萬—5000萬。如果要在供給側進行投資建設起到相同的削峰效果,費用大概將是其7-10倍。所以,江蘇模式值得大力復制推廣。”

三峽新能源官方微信
做期货配资尚牛在线人全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