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logo圖標
【能源發展與政策】光伏產業裝機將保持15%以上的年復合增長率
2020年08月10日

  “如今,光伏已廣泛應用在國民經濟的各個領域,但在發展的同時仍然面臨很多挑戰。”8月7日在滬召開的SNEC第十四屆(2020)國際太陽能光伏與智慧能源(上海)論壇上,國務院原參事、科技部原秘書長石定寰表示,首先要積極貫徹“能源革命”的重要指導思想,通過發展不斷降低化石能源比重。

  今年以來,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給世界經濟帶來巨大沖擊,但面對嚴峻挑戰,光伏行業憑借著堅強的韌性,實現了“逆勢增長”。數據顯示,上半年產業鏈各環節保持增長,多晶硅、硅片、電池、組件產量分別同比上升32.3%、19.0%、15.7%、13.4%。隨著“后疫情時代”的到來,光伏行業前景向好,將迎來更多發展機遇。

  穩中向好 光伏替代加速

  根據國家能源局日前公布的數據,2020年上半年,全國新增光伏發電裝機1152萬千瓦。“在今年極其特殊的情況下,這個數據令人鼓舞。”協鑫集團董事長朱共山在論壇上表示,2020年上半年,雖然受疫情擾動,但光伏產業基本面不改,依然堅強。他指出,“后疫情時代”,光伏產業雖然會有短暫的波動,但基本態勢是穩中向好,邁向新的戰略機遇期。

  長期向好,5年內裝機保持15%以上的年復合增長率,是業內對光伏未來發展前景的共識。根據IRENA的預測,到2030年,可再生能源在全球發電量中的占比將達到57%,其中風能和光伏的發電量和裝機量均在其中占主導地位,全球電力的1/3將來自風能和太陽能,與2017年相比,增長超過10倍。根據歐洲光伏產業協會(SPE)的預測,全球光伏裝機量有望在2022年突破TW級大關,在樂觀情景下到2024年,可達到1.678TW。全球光伏年度裝機量樂觀情景下由2020年138.8GW增長到2024年將達到255GW。

  在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高紀凡看來,光伏發電對傳統能源的替代正在加速,光伏應用市場越來越廣闊,中國光伏行業在上、中、下游產業鏈都走到了世界領軍者的位置。他表示,“隨著中國光伏產品的產能、產量和應用在全球占比越來越高,我們肩負重任,并且任重道遠,要為全世界向無碳能源轉型做出領軍者的貢獻。”

  “站在‘十三五’之末,‘十四五’之初,站在我國全力貫徹落實《可再生能源法》,加快推動能源轉型,打贏藍天保衛戰的關鍵節點來看,光伏的經濟性優勢越來越凸顯。”朱共山表示,當前,光伏電站單瓦造價已降至4塊錢以下,光伏發電“一度電一毛錢”已不再稀奇,實現“平價上網”后的下一站,將是“低價上網”,直到實現“清潔替代”。

  融合發展 “光伏+”的新路徑

  隨著光伏產業的不斷發展,光伏與多種業態結合的“光伏+”模式正在取得突破。石定寰認為,光伏行業目前的重要任務,一方面是掌握各個領域的核心技術,另一方面是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、進一步提高質量,加強光伏在經濟社會中的應用,讓光伏進入到農業、環境保護、人民生活等各個領域。

  在“光伏+”的多樣化嘗試中,光伏與儲能的結合日益得到業內的廣泛關注。“‘光伏+儲能’將成為必不可少的'標準配置'和中堅力量。”朱共山表示,在大型儲能、工商業及戶用儲能、5G基站儲能、數據中心儲能等全場景儲能應用中,光伏都是“最佳伴侶”,源、網、荷、儲互動,風、光、儲、充、用一體化,將推動光伏產業廣泛地融入能源大系統。

  朱共山認為,在未來五年,僅僅中國的“光伏+儲能”,就有可能將實現每年2000-4000億美元的出口創匯能力。此外,特高壓+清潔能源+能源互聯網+儲能+能源大數據+電動汽車一體化發展的模式,將打破光伏發電在空間分布、時間限制方面的不均衡性,讓光伏消除短板,放大長板,插上翅膀,拓展發展的空間和載體。

  此外,作為一種二次能源和儲能介質,氫能的發展正在為“光伏+”提供一種新的路徑。中國科學院院士、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名譽院長周孝信認為,氫能是未來主要的能源之一。“太陽能光伏制氫,在未來是非常有前景的,”他進一步表示,氫能將有助于解決我國石油天然氣依賴國外的狀況,未來只需將光伏度電成本降至1毛錢,光伏制氫就可以完全代替煤制氫。

  “可再生能源制氫可以進一步提升消納能力,通過氫能將可再生能源發電的能量儲存起來,具有重大意義。”陽光電源股份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顧亦磊指出,常規的可再生能源制氫是使用電網制氫,而光伏制氫的優勢在于光伏發電本身是直流電,而制氫需要的也是直流電,只需要有直流電池裝置,可以大幅降低制氫成本。

  技術創新 實現“二次起跳”

  光伏作為近十年來發展最快的可再生能源,技術創新是其與生俱來的“基因”。高紀凡表示,光伏產業不能一味追求產能擴張,而要加強提升品牌競爭力,通過全流程管理,提供高價值的整體解決方案。

  高紀凡還認為,光伏行業將不斷提高數字化、智能化應用。他指出,以5G、大數據中心、充電樁、清潔能源、人工智能、工業互聯網等為代表的“新基建”將迎來“爆發式”發展,與此相伴,光伏產業與物聯網、邊緣計算和工業互聯網以及5G等技術將深度融合。

  對此,朱共山表示認同。他指出,光伏產業將從集中走向分布,從分布走向嵌入,與5G通訊等產業完美地跨界共舞。在他看來,“5G能源系統將為‘新基建’保駕護航,而光伏可以和5G基站、特高壓、大數據、AI智能、新能源充電樁、工業互聯網、城際鐵路等緊密地擁抱,參與5G綜合能源全生命周期管理的全過程。”

  石定寰表示,“對光伏產業而言,挑戰和機遇是孿生子,迎接挑戰才可能抓住機遇。在今天全球技術革命不斷發展的新形勢下,大數據、互聯網、人工智能、云計算正在成為經濟社會發展強勁的動力。”他還透露,國家電網公司近期正式推出了可再生能源云,通過建立互聯網大數據應用的方式,可以讓更多光伏發電進入電網。

  當前,國際經濟形勢仍然復雜嚴峻,黨中央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。朱共山認為,對于光伏行業,“雙循環”必須更多依靠科技創新、模式創新、系統創新和應用創新:一方面立足國內,平價與競價兼顧,集中與分布齊飛的同時,在多場景創新應用中尋找春天;另一方面放眼全球,通過屬地化、本土化的策略,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中,聚焦創新,服務發展。

  “放眼‘十四五’,光伏產業將上演‘二次起跳’。”朱共山還表示,光伏產業將進入以科技迭代帶動全面創新的新通道。他指出,光伏新一代高新材料與技術、光伏智能制造等“黑科技”會逐步登場,伴隨著光伏產業從快速生長,轉向健康生長、高質量生長的步伐,在多電源聯合優化運行、多場景創新應用中,獲得更高的發展自由度。

三峽新能源官方微信
做期货配资尚牛在线人全国